一秒记住【乐文中文 】为您提供最快更新!

    拟神界血脉石碑之地,一道玄奥至极的结界将姬族的石碑环绕其中,遮蔽了里面的场景,引得周遭数以万计之人相望,议论不断。

    结界之内,一少年拖着虚弱的身躯,缓步走向走至那如藕般芊芊玉体的绝美少女之前,欲将他那手中的一件破旧的白色麻衣披上去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一道娇酥的呻吟之声再度传来,伴随着杜牧微黑的脑门,那绝美少女终归还是睁开了眼阖,狐疑的看着面前这个拿着破旧麻衣的少年道:“喂,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帮你披件衣服,怕…怕你着凉…”杜牧微微一愣,显然没想到女孩会在此时醒来,颇为慌乱的胡诌道。

    “着凉,你特么逗我呐!哈哈…”姬月笑得颇为开怀,胸前的玉兔也是一抖一抖,看的杜牧咽了咽口水,显然此刻她还未曾发现自己是裸体。

    但也是颇为疑惑的看着杜牧,为何他一直紧盯着自己胸前,咽口水。好奇心驱使下也是低下了头想要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姬月刚低下头,便是发出了一道惊悚的尖叫之声,响彻此地,也是被结界外得人听闻,微微惊奇这里面发生了什么,还是说这姬月公主出事了。

    还不带杜牧拿手指堵住耳朵,他便是被姬月夺走了麻衣,顺带还被一脚踹了出去,直撞向那姬族的石碑之上,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,“你…你…趁我开启血脉之力的时候,对我做了什么?!”

    杜牧颇为难受的爬了起来吼道:“老子拿一半血救你,你特么还踹我,一直呻吟不说,现在还问我对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啥?”姬月将麻衣铺在身前,望着面色惨白的杜牧狐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懒得和你解释…”杜牧皓齿轻咬嘴唇,颇为不满的轻抚石碑,缓缓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姬月这才注视到那石碑之上,新被攥刻的几个姬家的古字,“这是先祖所留的古字,为何会出现在这?!”待翻译过后,得知文意,脸色也是再度绯红起来,颇为关怀的看了杜牧的手臂一眼,这才柔声道:“对不住啊,我刚刚发生的事都不曾知道,我见我衣衫不整,以为你对我做了什么…”

    “做了什么?”杜牧暗自呢喃,随即也是想起了刚刚抹血的那幕旖旎香艳的场景,那原本苍白无比的脸也是再度微微泛红,颇为心虚的道:“我能做什么,我什么都没做…”

    姬月见杜牧反常无比,细细一想定然觉得肯定是发生了些什么,便再度出声问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!我只记得神魂被血脉反噬灼烧之时,有人在给我安抚我的神魂…”

    杜牧偷偷的瞥了他一眼道,“那是我的血…”随即脸微红,不再说话……

    “砰砰”

    正当杜牧寻思怎么搪塞过去此事之时,周遭的结界开始莫名崩塌,显然也是完成了它的使命,开始自毁。

    还不待两人反应过来,周遭便是射来了无数道视线…在众人眼中,此时看到的是一个衣衫不整的公主,在她身旁有一滩血迹,以及不远处的一个少年,此情此景,难免往某方面想去。

    “天哪,公主竟然被猪给拱了…”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周遭数以万计被异象吸引来的吃瓜群众,正颇为好奇的看着那中心处的少年与少女,还议论不止,不是传来惊愕的轻叹之声。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