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乐文中文 】为您提供最快更新!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差役们不敢大笑,但也敬而远之,生怕被龚发建的鼻涕喷到身上。

    龚发建狼狈不已,很想找个地方暖和暖和。

    可是,轿子又被燕七给毁了,无处暖身。

    想要去饭店里、或者找一处舒服的屋子取暖,却又怕燕七趁机跑了,那可如何向杨丞相交代啊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龚发建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可怜虫。

    哎,早知道燕七这么难对付,就不接这个差使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办好了这件差事,就会立功受赏。

    哪里想到,现在不但奖赏得不到,还被燕七给反杀了。

    憋屈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龚发建不仅流鼻涕,还不停的咳嗽,本来养尊处优惯了,身体素质很一般,一点也不抗冻。

    冻了这一阵,手脚冰凉,身子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他坚持不住,硬着头皮,跑进轿子里取暖。

    可是,刚一跑进去,就被臭气给熏了出来,一阵呕吐。

    这一刻,龚发建无比失落。

    他甚至认为,自己是全世界最可怜的人。

    没有之一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终于,熬到了申时。

    天色,隐隐约约有些黑了。

    冻的满脸大鼻涕的龚发建、突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,显得你牙白啊。”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虎子站在门口,掐着腰,不屑的看着龚发建。

    龚发建抹了一把鼻涕,笑得格外开心:“燕七呢?他怎么还不出来?哈哈,燕七完了,他完了。”

    虎子呵呵一笑:“怎么就完了?”

    龚发建歇斯底里道:“今天,他必须要去尚书省报道,若是不去,便是违背了考试规则。从此,他将与六部再也无缘,甚至于,还要被治罪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一阵惋惜。

    “哎,燕公子这么大的才能,怎么能如此粗心?”

    “快去通知燕七公子,去尚书省报道啊,可千万别置气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龚发建一脸冷笑:“现在才去报道?哈哈,晚喽!这是什么时辰了,已经是申时下阕了,尚书省的官员早就回家休息了。燕七现在再去,哪里还能来得及?”

    嘘!

    下面嘘声一片,到处都是可惜之声。

    龚发建笑的格外凶戾:“燕七,让你和我作对,真以为我闹得这么狼狈,你就可以潇洒自如了?我呸!现在,你后悔了吧?知道我的厉害了吧?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与我叫板。”

    虎子不屑的挥挥手:“赶紧走吧,也别在这里指手画脚了,随你怎么说,我家七哥也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龚发建哼道:“燕七怎么听不见?他听得真真的。”

    虎子道:“七哥不在家,怎么听得见?”

    “不在家?”

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