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第九百六十六章】:茅塞顿开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如此子?”怒玄岳听到粉衣萝莉怒玄卿的话之后,哪一张老脸立刻涌出了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怒玄岳性格一向自视甚高,从他和齐惑的对话态度,就足以彰明他的性格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被怒玄卿这般评价,怒玄岳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乐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怒玄岳略有恼怒道:“玄卿族妹,你是不是看上这个小白脸了?自从我出生至今,禁制之道方明的造诣,能够让我佩服的除了玄祖和你以外再无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自身的绝顶造诣,我鲜少喜爱吹嘘,但……不代表,随便冒冒失失走出来一个混小子,就胜于我吧?”怒玄岳十分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生气起来,神情上是完全难以掩盖情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的怒玄岳,一副羞怒被人侮辱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怒玄卿哑然失笑,她几番欲要开口,但最终未曾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女显然是怕,接下来的会触动怒玄岳敏感的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玄卿,如果此子今日参悟出的变化,少于两百一十二种,怎么办?”怒玄岳不依不饶,打破沙锅追问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怒玄卿有些头疼,揉了揉两边的太阳穴后,苦笑道:“玄岳族兄,您就别纠缠此子了,不妨待此子给出答案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今儿我必须要和你说个明白,这臭小子,能和我比?别看他长了一副好皮囊,禁制是看天赋的,不是长得好俊朗就能纵横于世的。”怒玄岳的犟脾气起来了,一时间八匹马都难以把他拉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玄岳族兄,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粉衣萝莉的怒玄卿吗满面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怒玄岳,脑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?

        怒玄岳闻言立刻流露出了鄙夷之色,对怒玄卿哼哼道:“你之所以这般重伤我,一定是对此子一见钟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还无奈的怒玄卿听到这话,萝莉样貌顿时阴沉了许多,立刻神念断喝道:“玄岳族兄,这等玩笑,一点都不好笑!”

        霎那间,怒玄卿的高位之态,尽显无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纵算是怒玄岳都不由眼皮一跳,赶忙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怒玄岳心里则是不服,低声嘀咕道:“被我戳中了心事,就拿高位压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老顽童。”怒玄卿揉着太阳穴,倍感头疼的同时,目光看向方志多出了一抹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怒玄卿心里暗暗为方志加油,希望他能够打破怒玄岳留下的禁制记录,从而印证她的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过的极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参悟禁制,对于武者来讲是一件十分耗累心神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的方志,分明脸色苍白,无比神累,他额头浮露一层汗水,汗水连成一线化为水珠从下巴滴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志地神情,却是振奋之色,俨然沉浸到了极乐地状态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参悟禁制对于他来讲,乃是一件十分享受的乐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志地目光一眨也不眨,但星眸中时不时掠过心弦一颤的精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式变化可以令我灭生图威力再增许多,如果将其辅以强化,武技威力,可扶摇直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