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愧是能成为‘九幽主宰代理’的男人,连回答问题的方式都这么邪道刁钻,令魔都不知道要如何接话茬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明明自己七魔怀胎+分娩之苦就是霸儒主宰的锅,但他本人自己心里却没有一点B数,多么邪魔!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七个是怎么怀孕的?”宋书航又问道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七尊9品巅峰邪魔,怎么说怀孕就怀孕?

    其实宋书航心里还是有一点点B数的,他已经隐约猜到了七魔怀孕的可能……但因为他讲法的‘强者鉴定术’对顶尖的九品和长生者无效,而七尊邪魔的境界理论上正处于能免疫此术的范围,故他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六眼绅士邪魔和其余六魔:“……”

    瞧瞧,这是人说的话吗?竟然还问我们是怎么怀孕的?我们七个是怎么怀孕的,您身为当事人,您会不知道?非要我们亲口回答这个问题,来满足您的恶趣味?

    不愧是能被多任九幽主宰看中,并选为代理主宰的存在,这邪恶程度已经超速。

    六眼绅士邪魔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腹部,此时分娩的痛苦已经阵阵袭来——这是它这辈子都没有去想象过的痛苦。在今天之前,六眼绅士邪魔绝对不会想到,自己会有体验到女魔们怀孕生子的一天。

    魔生无常啊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后,它开始回复霸儒主宰的问题——主宰亲口提问,即使再恶趣味,它们还是得回答一下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回霸儒主宰,我们七者怀孕的原因,正是因为您。”六眼绅士邪魔代替其余六位邪魔答复:“我们七者刚刚仰慕主宰的威名,收看了主宰您的霸儒玄魔讲法。然后如您所见,我们七者现在正处于十月怀孕加分娩之苦中。痛不可言。”

    宋书航:“……”竟然真的是我的锅,这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七尊9品邪魔:“……”主宰得到了我们的确切的回复后,恶趣味应该得到满足了吧?但主宰沉默不语是为什么,不会想继续这个话题?还是我们的回答没令他满意?好尴尬。

    双方陷入到了短暂的尴尬中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宋书航道:“按理说,我玄魔讲法时的那‘强者鉴定术’效果,无法让你们这种处于劫仙巅峰的邪魔怀孕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六眼绅士邪魔略一思索后,答道:“或许,是因为您成为了主宰的原因。所以,您的玄魔讲法效果得到了主宰之力的强化。”

    在回复完毕的时候,六眼绅士邪魔的身体突然微微一顿……并不是要产子,而是它终于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。

    它们七魔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时,竟然还能接收到‘霸儒主宰’的讲法!

    也就是说,霸儒主宰在晋升玄魔的时候,是在一年之内?因为‘玄魔讲法’转播的保持期和‘九幽无魔不识君’效果是基本一致的。

    一个在一年内刚证道玄魔的存在,却被众多九幽主宰所选中,成为代表九幽主宰。

    霸儒主宰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不仅是它,其余六魔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内反应过来,想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于是,钻石骨龙程钻忍不住问道:“霸儒主宰,您是在今年内证道玄魔的?”

    胖球大佬高科技钢铁巢穴中。

    宋书航正控制着宋four,在努力为‘儒典’封印柱刷着《养刀术》。

    在收到骨龙程钻的问题之后,宋four正在刷《养刀术》的双手一顿,他抬头望向斑纹龙two大佬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