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一开口,玉罗刹沉默了一下,微微点头:“既然大哥都这样说了,那就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八戒暗暗松了口气,同时又很气愤,我好歹是跟你那啥的男人,我说话居然还没大哥说话管用,这得是多不信任我?

    玉罗刹接着又补充道:“大哥要提防一点,天庭那边抓到三尾妖狐后,已经经由三尾妖狐的口述画出了八戒和七戒大师的画像,我虽然没留心看过,也不知道画的像不像,但还是要务必小心。”

    苗毅点了点头,对八戒道:“易容吧。”

    八戒赶紧搞出东西来伪装自己,一旁冷眼旁观的玉罗刹最终上前帮了把手,帮八戒收拾利索。

    然而八戒这人有点得寸进尺,见玉罗刹态度好了点,他立马打蛇顺棍上,试探着来了句,“你位高权重,应该不缺钱花吧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苗毅差点没一脚踹过去,老二什么德性他太清楚了,一开这口必然是有所图,而且目标很明确。

    然而玉罗刹和八戒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,经常睡一起的对八戒的为人能不知道一点么,眉头挑了下,顺着来了句,“还行吧,你觉得有问题?”

    八戒忙道:“没问题,没问题,这是好事,这是好事。是这样的,贫僧在那边封闭了那么久,手头上有点紧张,你能不能先借一点给贫僧?”

    哎哟喂,苗毅臊的一张脸没地方放,背过了身去整自己脸上的易容物,同时“咳咳”两声提醒八戒别过分了。

    玉罗刹听出苗毅咳嗽的意思,却装作不知,淡然道:“我听八悔说,封印之地不少人的储物东西好像都落在了你的手里,你会缺钱花?”

    八戒也听出了苗毅咳嗽的意思,却依然不松口道:“能跑到那地方去的基本上都是穷人,身上压根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,再说贫僧来时也不可能全部拿走,大部分都留给了师傅和八悔,他们照顾孩子也不容易是不是?”

    玉罗刹不冷不热道: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八戒呵呵道:“你如果有的话,就先借贫僧一点,等贫僧手头上宽裕了就还你。”

    玉罗刹:“好说,你想要多少?”

    八戒死皮赖脸道:“你看着给一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苗毅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转过了身来,阻止道:“你别听他瞎扯,他缺钱花我会给他。”

    谁知玉罗刹反倒抬手阻止了他的相劝,淡淡说道:“大哥给的是大哥给的,我给的是我给的,不一样。”说完翻手就拿了只储物镯出来,递给八戒道:“这里面的应该够你用一段时间了,没钱用了你再来找我,一点零花钱我还是给的起的。”

    八戒赶紧接到手中查看,只看了一眼,便见他歪嘴一乐,“你放心,等贫僧有钱了一定还你。”

    等你还钱?那得等到猴年马月?苗毅恨得牙痒痒,一看八戒那样子便知道玉罗刹肯定给了不少。

    玉罗刹平静道:“不急,你先用着,等你有钱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易容完毕后,又和玉罗刹寒暄了一阵,这才正式告辞,而去。

    目送的玉罗刹盯着八戒消失的身影,神情异常复杂地呓语一声,“冤家!”

    随后又“噗嗤”一笑,在封印之地接触了两兄弟这么久,她大概能猜到接下来的情形,估计八戒这钱拿着有点烫手,估计苗毅十有**要把八戒给揍一顿,从苗毅之前的那两声咳嗽中她就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