嘤嘤龙吟声起,曼舞的飞红缓缓停在风中,看着苗毅提枪在月下狂舞不休,枪势惊人,状若疯魔。@頂@点@小@说,

    待到苗毅一枪插入地下,扶枪而立静下后,飞红慢慢走到他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,轻声细语道:“妾身不明白,大人当时为何会做出那般冲动不理智的事,给自己带来如此麻烦?”

    苗毅回头,一阵饱含深意的凝视,目光从她发丝随风掠面的绝色容颜上挪开,眺望夜色下的远方,给了个借口,“我和战如意有仇,她一旦成为天妃,岂能不找我麻烦,而她是天妃,我又能奈何?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!飞红暗暗点头,这个问题她想知道答案,也是上面想知道答案让她探询的。

    苗毅等了一晚上,没等到天庭对自己的处理结果,这种迟迟不见落实的滋味不好受。

    天一亮,寇凌虚开门而出,见到闻声迎来的老唐,第一句话便问:“还没有结果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老唐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寇凌虚捋须沉吟,“难道真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?”

    嬴天王别院内,林园小径中,嬴九光负手悠然而行,偶尔驻足欣赏着花瓣上的晨露,看似悠然淡定,实则不太那么淡定,他留在这没走就是一种不淡定的表现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准备迎亲仪式结束后就回去的,谁知出了苗毅那档子事,本也没打算逗留,获悉破军出头了才留了下来,想看看青主的处理结果。哪想上半夜过去没消息,又等到了下半夜还是没消息,于是一直等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这种没有结果的结果让他心里很不舒服,如同寇凌虚的猜测一样。难道真的因为破军出面了就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用发生过?若真如此,让嬴家情何以堪?

    其实留在这里不走,就是用一种沉默的方式向青主施压,要青主给他一个交代。他相信天宫那边会知道他嬴天王还在这里,还没有走。

    目前的状况让他很失望,表面悠然。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愤怒,不是因为苗毅,而是因为青主的态度,我这里刚把外孙女嫁给你,你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嬴家,把嬴家当什么了?

    他已经下定了决心,如果青主真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话,那就别怪他不客气,他只好硬来了。

    青主不处理苗毅。那他就来处理!

    当然,他是不会亲自去动手的。他会离开这里,不过嬴家有人会咽不下这口气,跑去直接把苗毅给宰了,纯属个人鲁莽冲动,和嬴家无关,回头他也会学破军亲自出面求情,没道理你只给破军面子不给嬴家面子。

    很快。两位天王都收到了消息,破军被招进了宫。接着天宫有内侍领着数名天将去了御园总镇府。

    两位天王精神一振,应该是处理结果出来了。

    嬴九光倒要看看青主能不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    而因为情况有变,让人揣摩不透青主到底是个什么意思,寇凌虚也在拭目以待,如果破军和嬴九光的交锋之下苗毅还是免不了一死的话,那就轮到他出面了。他要开始招孙女婿了。

    他不比破军,他的能量可不仅仅是局限于一地,他出手了的话,青主和嬴九光也必然要让步。原因很简单,嬴九光把外孙女送进宫的目的是什么?靠嬴家一家和夏侯家掰手腕的话嬴家想占上风的可能性不大。肯定要拉拢其他几位天王在宫中的势力帮助战如意,宫内只是角力场之一,宫外才是和夏侯家的正面战场,嬴九光不会为了一口气而置利益不顾非要置他的孙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