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重要的是,有些事情不好让外人知道,不能让这女人把事情捅到宫主那去,否则他和苗毅都会有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都退下!”燕北虹挥手屏退了几位刚到的行走,旋即又对红袖、红拂也挥手道:“你们也退下!”

    见周边人都走空了,六爷不冷不热道:“我是不是也要退下?”

    “不敢!”燕北虹长叹了声,“六爷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六爷一字一句道:“你才是真正的燕北虹?”

    这个没办法再瞒了,燕北虹苦笑着点了点头,“我本来就是燕北虹。”

    六爷咬牙切齿道:“另一个‘燕北虹’是谁?”

    燕北虹叹道:“六爷何必明知故问,本来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,只不过是在西宿星宫互换了个人过去领赏而已,否则别说过不了西宿星宫那一关,回来后也没办法应付。”

    六爷胸脯急促起伏道: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竟敢在西宿星宫互换身份欺上瞒下,就不怕惹来麻烦?”

    燕北虹呵呵笑道:“六爷言重了,我等身份低微,只要下面没人说,上面谁会老是记得我们。就算我们日后有能力得到上面的关注…若是有能力,有了能力,互相帮忙领赏在上面看起来貌似也算不上什么大逆不道的大罪吧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是,像你这种身份背景的人会往我们这里跑是不太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要互换身份?”六爷的情绪隐隐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燕北虹摊手道: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另一位要换,我就跟他换了,六爷想问什么还是找他本人问去吧,我想有些事情你问他应该会更清楚。”

    这俩兄妹之间的事情。他的确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六爷死死盯着他看了会儿,忽然转身掠空而去。

    燕北虹抬头一看,亦迅速掠空而去,两人去的是同一个方向,一前一后。

    他也要赶去和苗毅知会一声。可不是他有心泄露,而是这女人直接撞来给撞破了,简直防不胜防,谁知道啊!

    飞在前面的六爷却是大手一挥,一只金雕虚影浮现,裹了她加速前行。很快将后面的燕北虹给甩开了。

    她真的没想到,真的是万万没想到。

    和师姐来子路商会查账,知道燕北虹就在子路,南极冰宫的事情历历在目,纠结多天以后还是决定来给那个‘牛二’一点‘颜色’看看,谁知燕北虹找到了。却不是一直认为的那个‘燕北虹’,而是找到了真正的燕北虹。

    那个‘燕北虹’,那个‘牛二’,他的真名竟然叫做苗毅!

    那是她大哥的名字,第一次在星宿海听到这个名字她就震惊了,但是经过确认,那个‘苗毅’的确不是她大哥。

    原来那个数次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人才是真正的苗毅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一对号入座。立马和小时候的那个轮廓有了些许吻合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苗毅看她的眼神;想起了苗毅直接称呼她‘月瑶’时的随意;想起了苗毅说把那些东西当‘嫁妆’送她时的话;想起了苗毅突然把弄来的‘冰颜’送她的事。

    原来一直都是自己想歪了!

    “嫁妆…”六爷突然想起了自己不屑嫌少,令苗毅黯然神伤时的情形,情绪瞬间失控,伸手紧紧捂住了嘴巴哽咽,那绝美面容上的泪珠犹如断了线的珠链,捂住嘴巴一个劲地摇头呜呜……

    南宣府,议事大殿内,杨庆面对一干骨干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