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中亦有万千灵幻尺影盘旋飞舞,气象同样惊人。

    见到苗毅出来了,两人收了宝物一脸笑意地走来,看得出来很满意。

    司空无畏晃着手里已经缩小的锤子,得了便宜卖乖道:“东西是不错,就是缺少灵活性,放大后想抡在手中当武器不太可能,太重了,否则扛着这大锤子在坐骑上与敌对战那就太爽了,可惜只能直来直往地砸,凑合着也能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凑合着用吧。”苗毅敷衍一句,岔开话题,“现在岛上就我们几人,为了以防万一,我们得提前做点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到正事,赵非收了笑容,灵幻尺也收了起来,问道:“做什么准备?”

    苗毅指向四周道:“我们人少,一旦遇上强敌来攻,在抵挡不住的情况下,势必要退,我想在岛上四周多准备上一些木筏,以备情急之下随时可以从任何方向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!”司空无畏晃着手中的大锤子嘎嘎笑道:“来一个我一锤子砸死一个,来两个我砸死一双,来一群我砸死一片!”

    赵非叹道:“司空,别闹了,苗毅说的没错,先做好准备不会有错,万一我们的宝物也抵挡不住时,不至于手忙脚乱。”

    司空无畏摆手道:“随便啦,随便啦!”

    几人说妥了,立刻行动,骑着龙驹在岛上周围的海边准备木筏。

    准备不怕充分,就怕不充分,几人折腾了一下午,足足在绕海岛的周边海岸五十多个点做好了木筏藏好,直到天黑才罢手。

    回到寨中。赵非指着一侧的陡峭最高山峰道:“今天我来值守,明天的这个时候,你们来一个人来换我。”

    “行!大家轮流换。”苗毅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赵非离去。

    在林子里钻来钻去干了一下午的活,大家身上都脏的很,司空无畏拉了苗毅一起去山间清潭里泡澡。

    戚秀红一个女人自然是不方便跟去。独自去了厨房,将厨房四周遮挡严实了,烧水沐浴。

    厨房里有开挖的渠道引来的山泉水,倒是不用去提水。

    月色下泡在露天泉水中喝酒沐浴,倒是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带着酒气回来后,恰逢洗漱一新的戚秀红从厨房里出来。苗毅目光一亮,闪身过去,直接将戚秀红拦腰抱在了怀里。温香软玉满怀,越发让人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戚秀红吓了一跳,还有外人看着呢,一张俏脸臊红。推了苗毅两把,示意快放她下来。

    苗毅不理不顾,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,抱着她大步进入一间洞穴之内。

    司空无畏一愣,啧啧两声,转身回了自己的洞穴。

    而苗毅的那间洞穴内,很快春光无限。戚秀红那压抑的"jiao chuan"婉转之声如同她那婀娜白皙胴体般不堪……

    次日天明,一男一女还在相拥而眠,突然一阵龙驹奔驰之声传来,赤条条的戚秀红条件反射般惊醒,迅速推开了搂着自己的苗毅,单臂掩住自己胸口的一对大白兔,赶紧捡了衣服慌忙往自己身上穿。

    这个山寨的洞窟都是没有门的,万一有人闯进来看到还得了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有人直奔这个洞窟而来,吓得戚秀红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幸好外面及时传来司空无畏喝止的声音。“赵非,别进去,苗毅和另外那位在里面睡觉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就将洞穴里的情况给暴露了,把个戚秀红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