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管如此,可是却无人投降。

    蓝玉门弟子知道落在三大门派手中不能幸免,左右是死,不如拼命。

    阎修投降已经降够了,自从脊梁骨硬起来后,就没想过再弯下去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令围攻之人极为震撼,再次领教了这些人当初为什么能杀得熊啸落荒而逃,连贴身侍女也给丢掉了。

    大家停下了进攻,围着这四人,给了他们投降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吾乃东来洞洞主,随我杀!”浑身是血的阎修一声怒吼震天响,似乎想在临死前证明什么,呀呲欲裂中,挥舞一双链斧率先冲向了包围圈。

    背对拱卫的赖雨涵三人拨转龙驹,跟在阎修后面冲去…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突然一阵地动山摇,涂三量等人正要进攻,谁知脚下大地龟裂,豁然裂开一道大口子,差点搅得人仰马翻,众人坐骑一阵摇晃,慌忙稳住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倒是给阎修等人创造了机会,四骑立刻接连纵空而起,跳向包围圈外。

    稳住坐骑的涂三量怒声道:“一个都不准放走!”

    他第一个跳出龙驹跃起追去,数十骑纷纷腾空而起,剑离宫的飞剑如狂风暴雨般急射而出。

    人在空中,经受攻击的面积瞬间大了不少,纵马跳起的四人紧急扭身挥舞武器抵挡。

    叮呤当啷爆响中,四人能拼命防住自己,却无法助自己坐下的龙驹抵挡来自腹部的飞剑攻击。

    一阵“噗噗”声中。四匹龙驹腹下爆出一多多血花。

    龙驹悲鸣,四人立刻跳起。脚在龙驹背上一踩,飞身而起,跳到了大树的树干上逃窜。

    刚窜上一棵大树的阎修,忽然发现一只黑手伸来,一股强大的法力钳制得他不能动弹,一个浑身裹了黑布的人影挟着他迅速隐没在前方的树冠中。

    没了龙驹做脚力的赖雨涵等人还如何能逃掉,凌空穿梭乱射的剑雨,立刻将三人打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个一落地。瞬间射来几支飞剑将其给钉死在地面。

    一只大腿被飞剑射穿,腹部亦被飞剑洞穿出了一个血洞的赖雨涵跳着一只单脚,头发散乱,浑身是血,疯狂挥舞着长枪拼命抵挡爆射来的剑雨。

    呼!一条九节鞭破空而来,嘎吱缠住了赖雨涵手中的长枪。

    端坐在龙驹上的蓝叶亲自出手,手拽九节鞭。紧紧拖住了赖雨涵的枪头。

    如此情急之下,后果可想而知,十几支飞剑爆射而来,“噗噗”声中,赖雨涵的身躯一阵乱颤,周身到处爆血。手中枪已经被拽飞了出去,身上被飞剑插的像刺猬一样。

    唰唰!十几支飞剑又从他身上凌空拔了出来,飞回了主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鼓着腮帮子憋住一口气血的赖雨涵瞪大了眼睛,踉跄几步,硬撑着不倒。

    没人再理他了。涂三量环顾四周怒喝道:“还有一个人去哪了?没有龙驹跑不远,给我搜。山主有令,一个都不许放走!”

    龙驹立刻四散奔腾搜索,一只龙驹飞窜而来,直接撞中了赖雨涵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…”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骨骼嘎嘣脆响的赖雨涵倒飞了出去,飞出十几米远,撞在了一棵大树上,撞得大树震颤下片片树叶,整个人顺着树干滑落在地,叉腿坐在了大树底下,瞪大着眼睛,脑袋一歪,彻底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没人怜惜他的生死,只有几片树叶落在他的身上,被他身上的鲜血给沾住了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