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殿殿主已经把事情敲定,意味着战事宣告结束,南宣府、常平府,两府人马从东来洞撤离。

    秦薇薇率镇海山人马恭送府主杨庆。

    她并不急着离去,东来洞本来就在她的辖地内。

    送走杨庆,回头又对各路洞主下令,令各回各洞。

    只留了本部人马等候,秦薇薇还要处理东来洞的人事问题,东来洞的洞主不可能一直空着。

    东来洞包括苗毅在内的十九名修士,随秦薇薇进了洞主的窝棚,东来洞的临时议事厅。

    苗毅被免去了洞主的职位,千儿和雪儿也失去了进入此地的资格。

    秦薇薇坐在了洞主的宝座上,审视下站两排的东来洞部从,目光落在了苗毅身上。

    苗前洞主躲在了最后面,貌似无脸见人,实则是在发出无声抗议。

    大家也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估计是宣布新任洞主。

    本想讲点什么的秦薇薇,瞥了眼缩在众人身后的苗毅,最终还是没多话,翻手取了一只玉牒出来,当场施法注写了任命打下了法印,拿在了手中,目光在众人脸上逐一扫过。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也都盯在了那块玉牒上,都知道洞主的名字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阎修!任镇海山东来洞洞主!”

    在众人一眨不眨的注视下,秦薇薇一字一句地宣布出了最终结果。

    此任命结果一出,所有人目瞪口呆。缩在众人背后的苗毅迅速探了个脑袋出来,满脸惊讶。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眼珠子飞快滴溜溜转动。

    大家都以为自己听错了,目光很快唰地集中在了阎修的身上。

    东来洞的洞主竟然是阎修?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大家想都没有往阎修头上去想,一直认为免掉苗毅后,十有八九是从外面调人过来,就算是从东来洞遴选洞主,也不可能是阎修。

    也不看看整个东来洞的成员是什么实力,那可是十几个人就敢攻打一个山头的存在。大多都是白莲五品以上的修为,就连前洞主也是青莲以下皆敢一战的牛人。

    阎修当洞主何德何能啊!能压得住谁啊!

    阎修自己也有点傻眼,我是洞主?

    他突然感觉后背像针扎一样,而且还不止一根针在扎自己,弱弱回头看了一眼,看到了一双双瞅着自己的古怪眼神,顿时感到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“还不上前接法旨!”递出玉牒的秦薇薇在上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阎修赶紧拱手。诚惶诚恐拒绝道:“回山主,阎修自知无法胜任东来洞洞主一职,恐有负山主厚望,恳请山主另选贤才!”

    语气中迫不及待推辞的味道很浓,仿佛接了块烫手的山芋,抛之不及。

    如此天大的好处。他感受不到一点欣喜,实在是太烫手了。

    外人不知情还没什么,之前在山下,前洞主召集大家时的训话,他还历历在耳。因为他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整个东来洞上下要联合对付新洞主的啊!

    号称是谁来收拾谁,不来个青莲级别以上修为的人。根本就压不住东来洞。

    真要接了这个洞主,估计要生不如死,知道是个坑还敢往里跳,估计一伙人就不是收拾他了,而是要弄死他,前洞主整人的手段他不是没有见识过,一向果敢狠,他自叹弗如。

    他之前还在想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来接任东来洞洞主,做梦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