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阅读

    见顾浅羽没说话,景郁抬头去看她,见她没有搭理他的意思,他也不再说话了,垂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顾浅羽也不知道当一个帮派老大是不是真的很闲,景郁天天来医院跑,估计是为了防止顾浅羽逃走,病房外面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一堆人,吓得护士医生看见顾浅羽都毕恭毕敬的。

    在医院这段时间顾浅羽过的也很痛苦,不仅是手臂疼,上厕所也是一个大麻烦,刚做完手术那会儿她是插导尿管的。

    那玩意是真的不舒服,顾浅羽打从心底是拒绝的,但没有导尿管,顾浅羽更拒绝,因为她去厕所得人扶着。

    让顾浅羽妈卖批的是,不仅得人扶着,还得别人给她提裤子,这就是腿瘫了,手也不行最苦逼的地方。

    幸亏顾浅羽还有一只手是好的,不然去厕所的时候,小弟弟都得别人扶着。

    顾浅羽感觉自己经历这个位面,以后自己真的就是妥妥的糙汉子了。

    想她一个单纯善良美好的黄花大姑娘,自从做了逆袭任务之后,不仅要遇见变态脑残,还要经历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,顾浅羽真的有点心塞。

    偏偏景郁那个罪魁祸首天天还来医院恶心她,让她的火气就更大了,但小命攥在人家手里,她又不能大发雷霆,平时偶尔对景郁夹枪带棍已经是极限了,顾浅羽就没有做过这么蛋疼的位面。

    景郁仿佛看不出顾浅羽对他的厌恶似的,雷打不动每天都要来一次,有时候赶上吃饭时间的时候,他还会陪顾浅羽吃一顿饭。

    见顾浅羽单手吃饭有点困难,景郁用小勺盛了一点粥,然后吹了吹放到了顾浅羽嘴边,看意思是要喂她。

    顾浅羽嫌弃的别开了脑袋,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。”

    俩大男人喂什么饭,gay里gay气的。

    景郁没有坚持,他把小勺还给了顾浅羽,他帮顾浅羽端着碗。

    顾浅羽最近脾气有点大,气火攻心的起了一嘴的燎泡,但凡一点温热刺激的东西她就疼不得了。

    这顿饭她吃的龇牙咧嘴的,饭有点烫,老是烫她嘴里的燎泡,甭提多受罪了。

    看顾浅羽吃饭这么慢,吃一口皱眉一下,景郁问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顾浅羽不搭理他,继续慢慢的吃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时候顾浅羽对景郁都是全程无视,因为身主当初也是气景郁的背叛,忍着脾气不发火,但也不跟景郁说话,顾浅羽这么做很符合身主的人设。

    看顾浅羽还是一惯性的漠视他,景郁扣住了顾浅羽的下颚,然后抬高她的脑袋,逼着她张嘴。

    顾浅羽下意识的挣扎,但手臂受着伤,没等她伤害景郁,自己倒是疼的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景郁放开了顾浅羽,他类似叹息似的开口,“叔叔,你这脾气我真想好好给你板正一下,在你们那个时代凭着一口气可能是成大事,但现在这个社会不行,不懂得长袖善睐,最后吃苦头还是自己。”

    虽然顾浅羽不太喜欢景郁,但对于她的话还是认同的,这货绝壁是一个擅长伪装,又善于隐忍的人,心机很沉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本书来自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